落繁

一条咸鱼 源自深海
是个少天厨 沉迷叶黄无法自拔
喜欢写写文画画画做做mmd什么的
感谢喜欢!
头像女儿by米线太太

【叶黄】余生有你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太较真😂



         火车进站了。
         黄少天拉着行李箱下了车,羽绒服带着毛边的兜帽扣在头上,围巾也严严实实地裹着脸。在杭州,即使是冬天,这样的装扮也实在是少见。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站牌,右手熟练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我到了。”叶修的声音一传来,黄少天便毫不犹豫打开了话匣子。“哎我说你啊,我可是一结束训练就赶紧跑来H市找你,你忍心让我自己奔波在一个陌生城市去找你吗……?”说完又赶紧把围巾拽了拽,拎着箱子继续往前走。
         “哪能啊!少天大大亲临那必须接驾啊。”隔着电话似乎都能感受到叶修的笑意。
         “那你人在哪儿呢?”黄少天停下脚步,立在火车站中间张望。
         “你后面。”声音从手机和身后同时传来。
         黄少天一转身,差点撞入来人的怀里。他猛地后退三米,慌张之余还不忘嘴里骂骂咧咧道:“靠靠靠咱走路能出点声吗??”
        叶修无辜地看着眼前的毛团子眨巴眨巴眼:“谁知道少天大大听电话这么认真啊。”说完又仔细端详了一番黄少天的装扮,一手拍了拍他的头:“哟,最近喜欢玩Cosplay啊?还是爱斯基摩人?”
        “滚滚滚,你才爱斯基摩人呢而且人现在叫因纽特人有点常识好么?再说了,这叫伪装懂吗伪装!!我粉丝这么多要是一不小心暴露了你还能这么轻易找到我么?还有还有,你们杭州是什么地方我还不知道吗?冬天冻成狗还好意思自称南方这心脏程度简直跟你不相上下……”黄少天一边嫌弃地躲开叶修的手,一边在嘴里叨叨。
         叶修挑了挑眉,冲着黄少天狡黠的一笑:“少天大大,话可以再多一点的。”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虽然因为帽子的毛太多叶修根本就没看到。
         “下面想去哪里?”叶修说着伸手拉过黄少天的行李箱。
         “吃饭去吃饭去!坐了一路饿死我了。”黄少天毫不犹豫地说。
         “先去我家放行李吧。”叶修说着便用空着的那只手拉过黄少天的手揣进兜里。对方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却没有把手拽回来。手上的温度从手心一直传到心里。他使劲把头往围巾里缩了缩,低头看着脚下一步步的步伐,第一次庆幸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
         所以他自然也没有看到叶修侧过脸看他时的温柔目光。

         放好行李后,两人来到叶修家附近的一条人气旺盛的小吃街。各种网红小吃开了一街。时至寒假,街上很是热闹。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或是成双成对亦或扶老携幼,陌生的路人在此刻相遇,汇聚成一条彩色的河流。街边的霓虹灯依次点亮,照亮了黑夜,黯淡了夜空中的点点星光。
         黄少天兴奋地左看看右瞅瞅,东尝尝西吃吃,把半条街扫荡了一遍。
         “你留着点肚子吧后面还有半条街呢。”叶修一脸黑线。
         “再来十条街我也能吃!”黄少天转过脸嘿嘿一笑,“哎老叶,我突然好想吃关东煮啊……”
        “这附近好像还真没有,一会走走再看看吧。”
         两人接着往前一路逛吃,黄少天战力不减,碰见好吃的就要上前一探究竟。
         “老叶老叶,这个桂花糕看起来很好吃!要不……”黄少天说着回过头,却发现身边不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老叶?”帽子的毛太挡视线,黄少天摘下帽子左顾右盼,依旧没有找到。
         人潮涌动,两个人就这么走散了。黄少天掏出手机拨通电话,随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女声第三次响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他缓缓放下手,望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喧嚣一片,叶修大概是听不见手机铃的。
         眼前的景象在这一瞬间忽然就变得黯淡而凌乱,失去了五彩斑斓的色彩。似乎那个名为世界的画师突然碰洒了灰色的颜料,铺天盖地地倾洒在美丽的画卷之上。又像是谁在他眼前蒙上一层灰,将绚烂的颜色掩盖在一片灰白之下。
         那个能让他看见色彩的人不见了。
         嘈杂的人声在耳边不断地吵闹,他紧握着冰冷的手机狠狠地盯着地面,想骂人半天却没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来。在陌生的城市,他只是一个孤独的异乡人。没了叶修,他也迷失了家的方向。这个混蛋到底跑哪去了?
        帽子突然被身后的一只手扣在了头上。关东煮的味道和叶修的声音随之飘来:“怎么不cos爱斯基……呃因纽特人了?”
        一瞬间,流光溢彩。一切都被重新着色,斑斓的色彩再一次回到黄少天眼前。
        “你跑哪去了?”黄少天猛地转过身,冲叶修吼道。
叶修被黄少天一下子吼懵了,借着街边的霓虹灯又看见对方焦急的目光,叶修脸上露出少有的失措。周围的行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面面相觑的两个人,黄少天突然注意到自己反应似乎有点大,赶忙拉着叶修走到一边避免尴尬。
         “咳,你到底哪去了啊电话也不接?吓死我了知不知道?差点以为今晚要露宿街头了!这要是被发现了还混不混了?某知名电竞选手外出旅游竟露宿街头…”
         看着眼前的人又恢复到正常的话痨状态,叶修第一次因为黄少天的话多而松了一口气。他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歉意:“你不是说想吃关东煮么?看到路边有就过去了,我还以为你跟着我呢。下次注意下次注意。”黄少天语塞。张了张嘴没吐出一个标点符号来,感动的心情立刻在心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他默默吐槽自己过于多愁善感,竟然一碗关东煮就能收起所有心情。
        可谁叫对方是叶修呢。
        接着他就被对面的那个人一手按在了怀里。
        叶修一边呼噜着黄少天的头发一边轻轻地说:“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绝对不会一个人去买吃的了,好不好?”
         黄少天恨不得抬头一口吞了叶修。在心里暗自问候了十遍叶修不复存在的节操和下限。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地笑得像一朵花,不要脸地偎在那个不要脸的人怀里。

         “老叶老叶,你们家旁边这条美食街真不错啊明天我还要吃。还有虾饺红豆圆子叫花鸡萝卜干藕粉粉蒸肉没有吃到呢。”黄少天一边开门一边嘟嘟囔囔。
         “好好好。少天大大好不容易来一次绝不能亏待了您这张嘴。”
         黄少天咧嘴笑着冲叶修眨了眨眼:“替我好好感谢下你的钱包哈。不好意思帮它减肥了。”
         “没事,你胖点就好。”
         “????”
         两人本来说好要帮蓝溪阁刷副本的,然而黄少天偶然打开电视就被动物世界吸引了眼球,于是干脆以“这个城市简直让人冷到不想动”为理由鸽了副本裹条毛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叶修见状也凑了过去,靠在黄少天身边,扯起毛毯的一角盖在自己身上。
         在同一座冻死人的城市,两个人盖着同一条毛毯,看着同一个动物世界,分享着同一段温暖。交换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同一份心情。
         叶修看着身边的人,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心满意足。似乎经历过的千千万万个瞬间,都不如此刻。
         比赛也好,荣耀也罢,余生有你,就够了。
                                                                           
                                                                                        END❤️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