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

一条咸鱼 源自深海
是个少天厨 沉迷叶黄无法自拔
喜欢写写文画画画做做mmd什么的
感谢喜欢!
头像女儿by米线太太

【叶黄】小鸟烦人

标题有点二

我好像有那么久没更新了

是少天由于某种不可抗力【?】变成一只鸟的故事


 

        5月29日

        清晨的阳光带着慵懒的气息。

        叶修拿着电话,一边听着电话里沐橙兴高采烈地祝他生日快乐,一边心不在焉地望向窗外。

        叶修向来不太在乎这些,与其请他吃生日蛋糕不如陪他打荣耀。

        窗外突然飞来一只黄毛的小鸟落在枝头,兀自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叶修的目光停留在小鸟上,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喂喂,你想什么呢?”沐橙的声音打破了想象。

         “没什么。窗外飞来一只小鸟。”叶修想了想觉得这么说似乎很唐突,于是又补了一句,“很吵。”

     电话那头的沐橙似乎轻轻地笑了一下。“那好吧,你和小鸟慢慢聊,挂啦!”

        叶修缓缓放下手机,视线依旧停在那只小鸟身上。小鸟一直在看着他,见他也这么看着自己,扑棱扑棱翅膀飞到叶修窗前。叶修被它这副样子逗乐了,打开窗户把小鸟放了进来。一进屋,小鸟又开始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叫了一会大概是累了,发现对方也听不懂,就落在叶修的桌子上呆着。

         “真像。”叶修笑着伸手去顺小鸟头上黄色的翎羽,小鸟却一歪头,一脸嫌弃般地躲开了。

         “连嫌弃我的样子都像。”

        

          太阳走啊走走到头顶。

          叶修煮了一碗泡面当午饭,转头看见桌上的小鸟,有些尴尬地问:“你吃什么啊……难不成要哥给你捉虫子?”

         小鸟似乎是听懂了,抗议地啾啾了两声。

         “呃……这是拒绝的意思吗……那我给你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

         叶修拉开冰箱,冰箱里除了他的早餐面包和夜宵榨菜之外,只有两样蔬菜。

         一样是秋葵,另一样……

         还是秋葵。

         叶修嘿嘿一笑 ,拿着秋葵转过身,

        “只有这个了,不知道你吃不……”

        话音未落,小鸟气势汹汹地向他飞扑过来。

        最后叶修还是把自己的口粮面包分给了小鸟。

        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双目失明。


        晚上沐橙张罗着办了一场生日聚会,叶修给小鸟留下晚饭就出了门。聚会很热闹,虽然没有黄少天的热闹真的算不上热闹。

         “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就突然联系不上他了,电话也不接……明明之前很积极来着。”沐橙有些歉意地说。 而叶修只是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可是谁都看得出关系大的很。他没有再调侃王杰希给他算卦,没有询问张新杰的牧师之路是否顺利。就连喻文州在众人怂恿下当着他的面玩别踩白块他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无动于衷。


         叶修回到家,打开门差点撞上急冲冲地飞过来的小鸟。小鸟叽叽喳喳地叫了一通,发现他听不懂后又颓废地落在书桌上。叶修没有再去理会它,照例打开荣耀。夜雨声烦的头像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通知栏闪烁。

         没有了文字泡的荣耀世界清静的不像样子。叶修这才突然发现,原来没了对方,自己竟是这样的落寞。

         原来自己早以习惯了生活中有那个人存在。

         他干脆把键盘往前一推,捧过小鸟放在手心。小鸟也没有再躲避,安静地卧在他手里。

         “这样多好啊。你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跑掉。”叶修两眼迷离地望向窗外,落下一句不明不白的话。说不清是在跟小鸟说,还是在跟另一个人说。

        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叶修才突然想起小鸟还没有地方睡觉。翻箱倒柜也只找出一个烟盒。叶修在里面塞上点棉花,一脸抱歉地推到小鸟面前。

         “不好意思哈,只找到了这个。先凑合凑合吧,反正你也小。”

         “……”

         原来小鸟也会翻白眼吗?叶修感到生命的力量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小鸟无奈地盯着烟盒,内心发出无声的哀嚎。尽管如此,它还是很配合地窝到窝里,在红红的烟盒中缩成黄黄的一小团。

        最后叶修竟然趴在桌子就上睡着了。小鸟抬起头,看着窗外一点一点的灯光一个又一个熄灭,到最后只剩下电脑显示屏倾泻下的一束白光,映在叶修的脸上。小鸟乌溜溜的眼睛第一次盯着叶修没有动。


        当叶修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他直起身,身上盖的毯子不经意间滑落。看着这条毯子和空荡荡的桌子,叶修不禁觉得记忆有点断片。

         昨天是不是有只小鸟来着?还有我的烟盒呢?

         看来自己过个生日就把自己过糊涂了。原来只是个梦啊……

         过于真实。

         叶修这样想着,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开门,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映入眼帘。那双深棕色的眼眸中似乎还透着一丝丝隐隐的焦虑。

         “哟,少天大大。早啊。”

         “咳,我事先声明一下,不是我蠢记错了日子!那个……迟到的生日祝福……昨天出现了某些不可抗力所以没来得及……总之生日快乐啦!”可能是因为着急,黄少天竟然有点语无伦次。

        叶修的嘴角止不住上扬,眼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

        “没关系,少天大大的祝福从不嫌晚。”

        “那怎么行?你想想看,如果你都三十了我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那合适吗?你笑什么?哎自己想想看啊?”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含笑看着他。

        “我靠!老叶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看起来格外的猥琐?那什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哈。”大概是被盯的发毛,黄少天随便丢下一个借口就溜。他刚一转身,什么东西从他身上飘落下来,被叶修伸手接住。

         一片黄色的羽毛。

         叶修一愣。

         果然是你啊。

         他上前一步,抓住正要逃走的黄少天,一把将对方揽入自己的怀中。揉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叶修轻轻地说

         “你看,我就说还是变成鸟好吧,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跑掉。”

                                                                             END🍃🐤

  


他俩真好啊!

【叶黄】无题

是生贺文!实在想不出起什么名字好了…
比较套路 还有bug 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少天18岁生日快乐呀

         难得的夏休期,黄少天嘴里叼着根冰棍在街上闲逛,边走边划拉着手机。出门前他左思右想,保险起见最终还是戴了个墨镜扣了个鸭舌帽。在G市的夏季,他这一身装备也并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完美的伪装。
         然后走着走着他就撞到前面的人了。
         其实准确来说也不是他撞到的,鸭舌帽帽檐早他一步先磕到了那人的后脑勺。
         “小朋友……走路不能光顾着低头看手机啊……”前面的人显然是被磕得有点疼。
         “啊对不起我……”黄少天连忙把头抬起来,“老叶?!”
         “我靠你来G市干什么?来了也不吱一声悄无声息的是想出其不意然后祸害苍生吗?我可警告你离我们蓝雨远一点!!好不容易能清静清静!”还没等对面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一连串的连招发出。
         “哥这明明是普度众生好吗?”叶修有点委屈地揉了揉后脑勺,“从您嘴里说出清静两个字也不怕吓死谁。”
          “滚!”荣耀剑圣很难得的只说了一个字。
          “说话那么大声半条街的人可都在往这边看啊,”叶修说着将黄少天的帽子往下压了压,“可惜了你这一身装扮。”
         “那还不都是因为碰到了你?”黄少天翻个白眼,突然想到自己戴着墨镜对方也看不到,干脆直接绕过叶修就往前走。
        “哎别走啊我好不容易来一次G市你也不款待一下?”叶修转身拉住黄少天的胳膊,黄少天差点没把手里的冰棍甩出去,黑着脸看着叶修:“我凭什么款待你?”
          “少天大大,你之前去H市在兴欣我可是热情招待了你啊。”
         “火腿肠和榨菜也算是热情招待吗?那我请你去食堂吃秋葵好不好?”黄少天气得想扔东西,看了看自己一只手是手机一只手是冰棍还是算了吧……
         叶修看黄少天像个炸了毛的小怪兽,特别想伸手呼噜他的头。奈何对方戴着帽子,只得作罢,露出一脸真【xin】诚【zang】的微笑:“吃什么都行。剑圣大大求收留啊。”
         “收留你妹。回宾馆吃你的泡面大餐吧!你来G市到底干嘛?”黄少天终于把胳膊从叶修手里抽出来,略带惋惜地看了看手里化了一半的冰棍。
         “联盟这边有点事儿,需要找各队协商一下,我比较闲就来跑腿了。反正就当是免费旅行了。”叶修退役之后在联盟管理层做管理人员,不变的是和之前一样要各地奔波。然而这一次是他主动请缨的,目的自然很是明显,但他又怎么会和黄少天说。
         “……G市你来的还少吗还旅行?”黄少天继续舔着冰棍。
        “哎别这么说嘛,以前哪儿有认真正经地逛过啊?剑圣大大真的不打算带我体验一下G市的独特风情么?”叶修的表情诚恳坚定,看来是铁了心要跟着黄少天走。
         我到底为什么会认识一个这么不要脸的人?黄少天在心中哀嚎。

          “我们去看日落吧。”叶修放下筷子,看着黄少天夹走了最后一个虾饺,“我听说你们这儿的白云山不错。”
         黄少天一个没夹住,虾饺整个掉进了醋碟子:“我去老叶你变了!震惊!某知名大龄宅男竟主动要求爬山看日落?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是年龄的增长。这岁数一大了吧,感觉世界不能天天只有荣耀。这个回答您满意吗?啧啧啧小心点儿别酸着。”
        然后叶修就目睹了黄少天把那个虾饺塞进嘴里后一连串妙不可言的表情变化。
黄少天遇酸会喷火,学到了。

        饭后两人登上山顶看日落。
        夏风徐徐地吹着,牵着天边茜色的晚霞。
        黄少天很喜欢爬山看日落,这一次感觉却有点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身边的那个人吧。
        他低头,发现自己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梨膏糖。
        “是上次去上海的时候买的,想着你不是喜欢吃甜的么。”叶修的声音悠悠地从前方飘了过来。
         黄少天抬起头,正对上叶修含笑的目光,夕阳的余晖仿佛要将他一并揉进温柔的暮色。眼前的人又缓缓地伸出手,指间轻捏着一枚戒指。戒指上嵌着一片小巧的银杏叶——黄色的叶子,是他们两个人的姓。
         一瞬间,黄少天竟然有点分不清,到底是落日的余晖环绕着他,还是叶修的光,包裹了他。
         “我之前说世界不能天天只有荣耀,所以我还想让我的世界,有你。”
         “我的小朋友,生日快乐。”

          少天,生日快乐。 
                                                                             END

 

【叶黄】余生有你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太较真😂



         火车进站了。
         黄少天拉着行李箱下了车,羽绒服带着毛边的兜帽扣在头上,围巾也严严实实地裹着脸。在杭州,即使是冬天,这样的装扮也实在是少见。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站牌,右手熟练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我到了。”叶修的声音一传来,黄少天便毫不犹豫打开了话匣子。“哎我说你啊,我可是一结束训练就赶紧跑来H市找你,你忍心让我自己奔波在一个陌生城市去找你吗……?”说完又赶紧把围巾拽了拽,拎着箱子继续往前走。
         “哪能啊!少天大大亲临那必须接驾啊。”隔着电话似乎都能感受到叶修的笑意。
         “那你人在哪儿呢?”黄少天停下脚步,立在火车站中间张望。
         “你后面。”声音从手机和身后同时传来。
         黄少天一转身,差点撞入来人的怀里。他猛地后退三米,慌张之余还不忘嘴里骂骂咧咧道:“靠靠靠咱走路能出点声吗??”
        叶修无辜地看着眼前的毛团子眨巴眨巴眼:“谁知道少天大大听电话这么认真啊。”说完又仔细端详了一番黄少天的装扮,一手拍了拍他的头:“哟,最近喜欢玩Cosplay啊?还是爱斯基摩人?”
        “滚滚滚,你才爱斯基摩人呢而且人现在叫因纽特人有点常识好么?再说了,这叫伪装懂吗伪装!!我粉丝这么多要是一不小心暴露了你还能这么轻易找到我么?还有还有,你们杭州是什么地方我还不知道吗?冬天冻成狗还好意思自称南方这心脏程度简直跟你不相上下……”黄少天一边嫌弃地躲开叶修的手,一边在嘴里叨叨。
         叶修挑了挑眉,冲着黄少天狡黠的一笑:“少天大大,话可以再多一点的。”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虽然因为帽子的毛太多叶修根本就没看到。
         “下面想去哪里?”叶修说着伸手拉过黄少天的行李箱。
         “吃饭去吃饭去!坐了一路饿死我了。”黄少天毫不犹豫地说。
         “先去我家放行李吧。”叶修说着便用空着的那只手拉过黄少天的手揣进兜里。对方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却没有把手拽回来。手上的温度从手心一直传到心里。他使劲把头往围巾里缩了缩,低头看着脚下一步步的步伐,第一次庆幸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
         所以他自然也没有看到叶修侧过脸看他时的温柔目光。

         放好行李后,两人来到叶修家附近的一条人气旺盛的小吃街。各种网红小吃开了一街。时至寒假,街上很是热闹。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或是成双成对亦或扶老携幼,陌生的路人在此刻相遇,汇聚成一条彩色的河流。街边的霓虹灯依次点亮,照亮了黑夜,黯淡了夜空中的点点星光。
         黄少天兴奋地左看看右瞅瞅,东尝尝西吃吃,把半条街扫荡了一遍。
         “你留着点肚子吧后面还有半条街呢。”叶修一脸黑线。
         “再来十条街我也能吃!”黄少天转过脸嘿嘿一笑,“哎老叶,我突然好想吃关东煮啊……”
        “这附近好像还真没有,一会走走再看看吧。”
         两人接着往前一路逛吃,黄少天战力不减,碰见好吃的就要上前一探究竟。
         “老叶老叶,这个桂花糕看起来很好吃!要不……”黄少天说着回过头,却发现身边不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老叶?”帽子的毛太挡视线,黄少天摘下帽子左顾右盼,依旧没有找到。
         人潮涌动,两个人就这么走散了。黄少天掏出手机拨通电话,随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女声第三次响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他缓缓放下手,望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喧嚣一片,叶修大概是听不见手机铃的。
         眼前的景象在这一瞬间忽然就变得黯淡而凌乱,失去了五彩斑斓的色彩。似乎那个名为世界的画师突然碰洒了灰色的颜料,铺天盖地地倾洒在美丽的画卷之上。又像是谁在他眼前蒙上一层灰,将绚烂的颜色掩盖在一片灰白之下。
         那个能让他看见色彩的人不见了。
         嘈杂的人声在耳边不断地吵闹,他紧握着冰冷的手机狠狠地盯着地面,想骂人半天却没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来。在陌生的城市,他只是一个孤独的异乡人。没了叶修,他也迷失了家的方向。这个混蛋到底跑哪去了?
        帽子突然被身后的一只手扣在了头上。关东煮的味道和叶修的声音随之飘来:“怎么不cos爱斯基……呃因纽特人了?”
        一瞬间,流光溢彩。一切都被重新着色,斑斓的色彩再一次回到黄少天眼前。
        “你跑哪去了?”黄少天猛地转过身,冲叶修吼道。
叶修被黄少天一下子吼懵了,借着街边的霓虹灯又看见对方焦急的目光,叶修脸上露出少有的失措。周围的行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面面相觑的两个人,黄少天突然注意到自己反应似乎有点大,赶忙拉着叶修走到一边避免尴尬。
         “咳,你到底哪去了啊电话也不接?吓死我了知不知道?差点以为今晚要露宿街头了!这要是被发现了还混不混了?某知名电竞选手外出旅游竟露宿街头…”
         看着眼前的人又恢复到正常的话痨状态,叶修第一次因为黄少天的话多而松了一口气。他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歉意:“你不是说想吃关东煮么?看到路边有就过去了,我还以为你跟着我呢。下次注意下次注意。”黄少天语塞。张了张嘴没吐出一个标点符号来,感动的心情立刻在心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他默默吐槽自己过于多愁善感,竟然一碗关东煮就能收起所有心情。
        可谁叫对方是叶修呢。
        接着他就被对面的那个人一手按在了怀里。
        叶修一边呼噜着黄少天的头发一边轻轻地说:“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绝对不会一个人去买吃的了,好不好?”
         黄少天恨不得抬头一口吞了叶修。在心里暗自问候了十遍叶修不复存在的节操和下限。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地笑得像一朵花,不要脸地偎在那个不要脸的人怀里。

         “老叶老叶,你们家旁边这条美食街真不错啊明天我还要吃。还有虾饺红豆圆子叫花鸡萝卜干藕粉粉蒸肉没有吃到呢。”黄少天一边开门一边嘟嘟囔囔。
         “好好好。少天大大好不容易来一次绝不能亏待了您这张嘴。”
         黄少天咧嘴笑着冲叶修眨了眨眼:“替我好好感谢下你的钱包哈。不好意思帮它减肥了。”
         “没事,你胖点就好。”
         “????”
         两人本来说好要帮蓝溪阁刷副本的,然而黄少天偶然打开电视就被动物世界吸引了眼球,于是干脆以“这个城市简直让人冷到不想动”为理由鸽了副本裹条毛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叶修见状也凑了过去,靠在黄少天身边,扯起毛毯的一角盖在自己身上。
         在同一座冻死人的城市,两个人盖着同一条毛毯,看着同一个动物世界,分享着同一段温暖。交换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同一份心情。
         叶修看着身边的人,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心满意足。似乎经历过的千千万万个瞬间,都不如此刻。
         比赛也好,荣耀也罢,余生有你,就够了。
                                                                           
                                                                                        END❤️

【叶黄】一份来自黄少天的表白请收下

好像很久没更了
因为比较忙所以也很久没码字了
其实还有一部分存稿等我理理慢慢发吧估计也没几个人看x
还是上次新年快乐的梗,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

        黄少天掏出手机,漫无目的地翻着朋友圈。楚云秀的一条朋友圈突然映入眼帘:
         学到了新的表白方式!打个电话表白完立刻就挂!妙不妙!
        黄少天眼前一亮。试试?算了吧。试一试?算……唉试试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他立刻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号码。
         嘟……嘟……
         “喂?”
         “叶修我喜欢你!”黄少天说完立即按下了挂断。
        叶修被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表白整懵了。他愣愣地听着电话那头无止境的挂断音,一抹浅浅的微笑忽然浮现脸上。他回拨了刚刚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
          “我也喜欢你。”叶修开口。
          “我靠老叶你……”黄少天话一出口就立刻在心里谴责自己。这种话全联盟只有他会说了。
         “……笨蛋”叶修说。
          完了完了果然是说露馅了……
        “有联系人备注啊。”

    

【叶黄】昨日星光

1月份写的,倒序发存稿系列
ooc大概是有的

  昨日星光
        中国荣耀电子竞技职业联赛第十二赛季。
在一片欢呼和叫喊声中,蓝雨的队员们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举起了奖杯。
        黄少天强撑着笑容,他本应该很开心的,可是就是笑不出来。
         这是他最后一次打比赛。
         十年的旅途终于走向了终点。拿下了两届冠军,他的荣耀生涯也算是圆满了。
        人们总喜欢说“圆满结束”“圆满落幕”或是“画上了圆满的句话”,但却总是忽视了在圆满之后,是结束。一切依旧是在走向终结,只不过是以一种让你比较心满意足的方式罢了。
        黄少天低头看着手中的帐号卡,夜雨声烦四个字显得很是扎眼。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初,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他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拿着属于自己的帐号卡,懵懵懂懂却又隐隐期待。
         一转眼就这么久了啊……黄少天在心中苦笑。他知道,夜雨声烦后继有人,是不会跟着他一起离开的。而他作为夜雨声烦的第一代操作者,蓝雨双核时代的引领人,终将会在蓝雨的史册上留名。

        他突然想起,曾经有一次和叶修刷副本,碰到了轮回。
         为首的,正是一叶之秋。
         君莫笑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千机伞转换成战矛形态,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刺向一叶之秋。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黄少天从夜雨声烦的视角看到,在千机伞与却邪相碰的那一刻,君莫笑的身影抖了一下。
         那一次,孙翔和叶修都没有用尽全力。他们彼此心知肚明,一叶之秋承载着叶修的青春,承载着他的荣耀。
         黄少天时常想,夜雨声烦于自己,或许就像一叶之秋与叶修一样。
        他很庆幸夜雨声烦陪着自己走完了职业生涯的全部,但他最后也只能把他留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
        当他离开了这份职业,也就离开了夜雨声烦。

        蓝雨的庆功宴,也就是黄少天的告别会。黄少天一言不发 ,只是呆呆地盯着桌子。
喻文州让他起来说点什么,黄少天拿着杯子,良久也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举起杯子高呼:“蓝雨必胜!”队员们呼应着,包间一时间被“必胜”的口号充斥着。
         黄少天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他怕大家看见他眼中的泪。

        交账号卡的那一天,黄少天紧紧地把写着夜雨声烦字样的卡握在手中,百感交集。他把卡放在桌子上,却迟迟没有勇气抬起手来。
         “少天……”喻文州看着他,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伙伴。
         “队长…啊不我不应该叫你队长了……没关系啦别那么难过我不是还在蓝溪阁呢吗。你们需要刷副本抢怪拿稀有材料可以继续找我啊!还有你们千万别因为我走了就士气大减啊!记得请我和老叶去看比赛哈。”
         “嗯,一定。”
         “那……那我走了。卡……”黄少天狠了狠心,把手松开,“我放这儿了。”
        当黄少天转身离开的时候,喻文州起身叫住了他。
         “少天。”
         “嗯?”
         “谢谢你。”
         “谢啥谢啊。我该谢谢你们才对呢。我真的……”说到一半黄少天突然哽住了,转过身才把后半句说出来,“很爱蓝雨。”声音轻到连他自己都快听不到。
        黄少天才发现,刚刚因为握着账号卡过于用力,卡在手心印下了两道深深的痕迹。他握紧手心,试图把这种感觉刻在记忆里。
        毕竟这是夜雨声烦留给他最后的回忆。
        走出俱乐部就看到了叶修在门口等他。夕阳的余辉洒在他身上,自上而下地给他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颗流星。从天空划过的那一瞬间,光芒陨落。现在的他,不过是一块误入他乡的废石头。而叶修,是一颗恒星。他永远光芒万丈,照耀着身边的人。也许就这样活在他的光芒之中也不错吧。
         叶修看见黄少天,朝他走去。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只会使黄少天更难过,于是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走吧。”
        黄少天转过头,回望着这个他闭着眼睛都能走完的生活了数年的俱乐部。这一次离开,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这一次脱下那件深蓝色的校服,也就再也穿不上了。
        蓝雨,终究也是成了他回忆里的一部分。

        回家刷副本,黄少天一直心不在焉。打了没几下流木就被中草堂的一个小魔道秒掉了。看着屏幕一点点暗下去,黄少天也把手放了下来。
他感觉到,自己这颗孤独的流星,终于走到终点了。
        “没事,还有我呢。”叶修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黄少天抬头,转脸望着叶修。叶修依旧认真地盯着屏幕,腾出一只手亲昵地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这句话叶修说过很多遍,这一次在黄少天听来却格外清晰。
        他不是孤身一人。
        他把自己关于星星的比喻跟叶修说了,叶修抬手轻轻地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你一天到晚地都想些什么呢。你怎么可能是流星啊,你看,你不是还站在荣耀的战场上么?再说了,哥是恒星,怎么能让你成为流星?你可得留下来陪着我啊。”
        黄少天听着听着,笑容如一朵花,渐渐在脸上绽开。是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傻。
        流木的剑举起来了,剑锋直指向前方浩茫的星空。
        “刚刚是谁一直追着我不放的?快出来看我不灭了你!!!”
        叶修看着他也笑了。他的那颗误认为自己是流星的小恒星终于重拾信心,又重新亮了起来。
流木的视线中君莫笑出现在了身旁,双手紧握着矛形态的千机伞。
        “我记得,蓝帽子那个。”叶修提醒。
        “杀杀杀杀杀杀!!!”
        中草堂众人脊背发凉。
        “黄少不能欺负普通玩家啊!”
        “晚了!刚刚谁星星射线打的不亦乐乎?看我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
         “叶神我知道你在旁边,快管管黄少啊(#゚Д゚)”
         “好像其实是你们先动得手。”
         “嗷!!”在一声声惨叫中,中草堂团灭。
        “哈哈哈死了吧!!区区一群小魔法师就想打本剑圣的主意,当我这十几年白打了吗!”黄少天洋洋自得,转脸又冲叶修咧嘴笑了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他终于意识到,即使夜雨声烦不在了,他身边,一直都有一个他。
        夜雨声烦将留在荣耀的战场上,和索克萨尔继续并肩作战。剑与诅咒的神话不会落下。
        而流木和君莫笑,也会在属于他们的荣耀中共同走下去。就像头顶的满天星斗一般,日新月异,却永不落幕。
         昨日星光璀璨,今天也一定不会黯淡。
         他们的荣耀,是省略号。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END

【叶黄】糖葫芦

一篇对话小说,过年那几天吃糖葫芦想出来的
糖葫芦真的超好吃!写到最后没脑洞了所以戛然而止……也许以后会补上?
http://t.cn/REKZH7v

【叶黄】无题

最近写的,很无聊的一篇
他们有那么好!然而我写不出来。ooc大概

黄少天很不高兴。
野图boss又被嘉王朝抢了。或者说准确一点,是又被叶秋抢了。
过分过分太过分了。
再加上今天训练时他输了,此时此刻黄少天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只好操作着夜雨声烦砍树泄愤。
比赛打那么好为什么还要跟boss过不去啊?给别人留点活路好吗。黄少天在心里吐槽。其实他也不认识叶秋,只是一直听说他的名字,看过他的现场比赛,他是他未来的对手仅此而已。但是黄少天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一点点都没有。也许是因为他太强了?因为他打败了百花打败了蓝雨?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没有就是了。
黄少天想事情想得入迷,屏幕中一个身影顶着“一叶之秋”的昵称飞快地闪了过去。
等等,一叶之秋?
黄少天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立马操纵着夜雨声烦追了上去。
然后挥剑,银光落刃。
一叶之秋头都没回一下,微微一侧身躲开了攻击。
我靠。黄少天控制住砸键盘的心情,接着追。
“喂喂喂你别跑别跑别跑!抢了我们boss还跑这么快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哎别跑了行不行!”黄少天也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在听,自顾自地边叨叨边追。
结果对方真的停下了。屏幕上的一叶之秋绕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随后耳机中便传来了一个带着慵懒气息的声音:
“小朋友,知道我是谁吗?”
“玩荣耀的能不知道您是谁吗?”黄少天气的想摔耳机,小朋友个鬼啊。
“哦。”
“哦?就这么敷衍吗?抢了我们boss你难道不应该表示点什么?”
“没什么想说的。倒是你,全荣耀可都没几个敢追我的,敢追的也追不上。你竟然还喊着让我停下来。”
“靠。”
“叶秋你等着,我会是第一个追上你的。”
夜雨声烦甩身就走,找个地方继续默默砍树。
靠靠靠靠靠叶秋你给我等着!!!!

后来他在第四赛季出道,被赋予“黄金一代”的称号。很多人说他们这一代很幸福,可是黄少天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姓黄嘛。
偶尔他会想起自己在青训营时立下的志向,然后感叹一下自己当时的太傻太天真。追上叶秋?等对方手速残疾成了老头子再说吧……
当然,他也认识了叶秋。
搞了半天原来他叫叶修……不过叶修似乎并不记得那个蓝溪阁的小剑客了,他从没和他提起过。
忘了也好,不然以那家伙的性格估计会被嘲讽一辈子。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能和叶修关系这么好。两个人打打闹闹这么多年,接触了以后才发现这家伙除了用生命在嘲讽以外没什么不好的。虽然自己是个开朗的人,但队外关系这么好的朋友为数不多,叶修能成为其中之一连黄少天自己都有些惊讶。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我说副队啊,你到底在想什么?”郑轩一脸黑线地看着屏幕上定在原地的夜雨声烦,“boss还抢不抢了?您都思考半天了是在想着怎么干掉兴欣吗?”
黄少天回过神:“抢抢抢,我这不思考战术呢嘛。”当然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哦吼?”郑轩挑挑眉,“要说干掉兴欣,我看啊从叶修下手就不错。嘿嘿”
“郑轩你什么意思……?”
“这还用我说吗?擒贼先擒王啊亲爱的副队!为了蓝雨的未来和野图boss,上吧英雄!”
“滚……”黄少天别过脸挤出一个字。
他不想让郑轩看见自己发烫的脸。
“黄少,”在黄少天的内心正活蹦乱跳的时候,卢瀚文突然推门进来,“有人找。”
“谁?”黄少天死盯着屏幕头也不抬。
“呃……他说保密。就在楼下呢。”卢瀚文说着,冲正回过头的郑轩挤眉弄眼。
“我……我抢怪呢。”黄少天还是不肯抬头。
“哎呀副队你快去吧正好小卢来了我们抢。”
然后黄少天就被两个人一起撵出去了。
不对啊明明我才是副队你们为什么这么嚣张?黄少天愣愣地看着俱乐部关上的门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所以到底谁来了呢?黄少天一边想着一边往外走。一出门,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是叶修。
黄少天一怔。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在这一刻又开始欢快地蹦跶。
“你怎么来了?”他问。
“难得的假期来看看你啊。怎么,不乐意?”
“没……没……我就是有点惊讶。”黄少天躲开叶修的目光转过头看着路边的树。
“是感动吧。”叶修似乎轻笑了一声,“我千里迢迢跑过来,少天大大是不是应该犒劳我一下下?”
“想吃什么?”黄少天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才想起来,叶修这个人对吃的真没什么想法。
“泡面榨菜就行了。你们这附近有网吧吧?走吧。”

黄少天感觉很奇怪。明明到了自己的地盘为什么还是被旁边那个人牵着鼻子走。他说想去网吧,于是两个人现在就窝在一家网吧打荣耀。
在旁边吃面的叶修突然放下碗筷,说:“少天,我给你讲个故事。”
黄少天转头看着他。
“在我还用一叶之秋的时候曾经有个蓝溪阁的小剑客,立志要做第一个追上我的人。”
黄少天愣了一下。原来他还记得。
“现在我想告诉他,已经有人做到了。”
“他姓黄。”
黄少天好像听见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然后看着叶修脸上渐渐浮现出的坏笑,他也笑了。
汉语真是博大精深。
“叶不羞你个混蛋。”
黄少天觉得很幸福,因为他姓黄。
                                                                                END

【叶黄】新年快乐送给你

其实是除夕那天写的,因为比较短所以就当作初投啦【什么逻辑
脑洞是和某豆子聊天聊出来的,希望大家喜欢!(希望有人看

        黄少天掏出手机,微信朋友圈已经被各种新年快乐发个红包刷屏了。他漫不经心地划拉着,突然一个熟悉地昵称映入眼帘。
        无烟三步癫分享了一张文字图片:现在开始给我打电话说“新年快乐”,说完就挂,让我猜猜你是谁
        黄少天眼前一亮。不过叶修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算了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立刻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号码。
         嘟……嘟……
         “喂?”
         “新年快乐!”黄少天说完立即按下了挂断。

         叶修被这一句突如其来的新年快乐整懵了。其实那张图只是和沐橙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任务而已,他没想到竟然有人比他还无聊真的打电话来。他愣愣地听着电话那头无止境的挂断音,一抹浅浅的微笑忽然浮现脸上。他回拨了刚刚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
          “新年快乐。”叶修开口。
          “啊哈哈哈快乐……你知道我是谁吗收到祝福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黄少天话刚说完就立刻在心里谴责自己。话说这么多,不知道才怪。
         “……笨蛋”叶修说。
          完了完了果然是说太多露馅了……
        “有联系人备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