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繁

一条咸鱼 源自深海
是个少天厨 沉迷叶黄无法自拔
喜欢写写文画画画做做mmd什么的
头像女儿by米线太太

【叶黄】一份来自黄少天的表白请收下

好像很久没更了
因为比较忙所以也很久没码字了
其实还有一部分存稿等我理理慢慢发吧估计也没几个人看x
还是上次新年快乐的梗,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

        黄少天掏出手机,漫无目的地翻着朋友圈。楚云秀的一条朋友圈突然映入眼帘:
         学到了新的表白方式!打个电话表白完立刻就挂!妙不妙!
        黄少天眼前一亮。试试?算了吧。试一试?算……唉试试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他立刻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号码。
         嘟……嘟……
         “喂?”
         “叶修我喜欢你!”黄少天说完立即按下了挂断。
        叶修被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表白整懵了。他愣愣地听着电话那头无止境的挂断音,一抹浅浅的微笑忽然浮现脸上。他回拨了刚刚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
          “我也喜欢你。”叶修开口。
          “我靠老叶你……”黄少天话一出口就立刻在心里谴责自己。这种话全联盟只有他会说了。
         “……笨蛋”叶修说。
          完了完了果然是说露馅了……
        “有联系人备注啊。”

    

【叶黄】昨日星光

1月份写的,倒序发存稿系列
ooc大概是有的

  昨日星光
        中国荣耀电子竞技职业联赛第十二赛季。
在一片欢呼和叫喊声中,蓝雨的队员们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举起了奖杯。
        黄少天强撑着笑容,他本应该很开心的,可是就是笑不出来。
         这是他最后一次打比赛。
         十年的旅途终于走向了终点。拿下了两届冠军,他的荣耀生涯也算是圆满了。
        人们总喜欢说“圆满结束”“圆满落幕”或是“画上了圆满的句话”,但却总是忽视了在圆满之后,是结束。一切依旧是在走向终结,只不过是以一种让你比较心满意足的方式罢了。
        黄少天低头看着手中的帐号卡,夜雨声烦四个字显得很是扎眼。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初,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他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拿着属于自己的帐号卡,懵懵懂懂却又隐隐期待。
         一转眼就这么久了啊……黄少天在心中苦笑。他知道,夜雨声烦后继有人,是不会跟着他一起离开的。而他作为夜雨声烦的第一代操作者,蓝雨双核时代的引领人,终将会在蓝雨的史册上留名。

        他突然想起,曾经有一次和叶修刷副本,碰到了轮回。
         为首的,正是一叶之秋。
         君莫笑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千机伞转换成战矛形态,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刺向一叶之秋。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黄少天从夜雨声烦的视角看到,在千机伞与却邪相碰的那一刻,君莫笑的身影抖了一下。
         那一次,孙翔和叶修都没有用尽全力。他们彼此心知肚明,一叶之秋承载着叶修的青春,承载着他的荣耀。
         黄少天时常想,夜雨声烦于自己,或许就像一叶之秋与叶修一样。
        他很庆幸夜雨声烦陪着自己走完了职业生涯的全部,但他最后也只能把他留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
        当他离开了这份职业,也就离开了夜雨声烦。

        蓝雨的庆功宴,也就是黄少天的告别会。黄少天一言不发 ,只是呆呆地盯着桌子。
喻文州让他起来说点什么,黄少天拿着杯子,良久也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举起杯子高呼:“蓝雨必胜!”队员们呼应着,包间一时间被“必胜”的口号充斥着。
         黄少天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他怕大家看见他眼中的泪。

        交账号卡的那一天,黄少天紧紧地把写着夜雨声烦字样的卡握在手中,百感交集。他把卡放在桌子上,却迟迟没有勇气抬起手来。
         “少天……”喻文州看着他,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伙伴。
         “队长…啊不我不应该叫你队长了……没关系啦别那么难过我不是还在蓝溪阁呢吗。你们需要刷副本抢怪拿稀有材料可以继续找我啊!还有你们千万别因为我走了就士气大减啊!记得请我和老叶去看比赛哈。”
         “嗯,一定。”
         “那……那我走了。卡……”黄少天狠了狠心,把手松开,“我放这儿了。”
        当黄少天转身离开的时候,喻文州起身叫住了他。
         “少天。”
         “嗯?”
         “谢谢你。”
         “谢啥谢啊。我该谢谢你们才对呢。我真的……”说到一半黄少天突然哽住了,转过身才把后半句说出来,“很爱蓝雨。”声音轻到连他自己都快听不到。
        黄少天才发现,刚刚因为握着账号卡过于用力,卡在手心印下了两道深深的痕迹。他握紧手心,试图把这种感觉刻在记忆里。
        毕竟这是夜雨声烦留给他最后的回忆。
        走出俱乐部就看到了叶修在门口等他。夕阳的余辉洒在他身上,自上而下地给他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颗流星。从天空划过的那一瞬间,光芒陨落。现在的他,不过是一块误入他乡的废石头。而叶修,是一颗恒星。他永远光芒万丈,照耀着身边的人。也许就这样活在他的光芒之中也不错吧。
         叶修看见黄少天,朝他走去。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只会使黄少天更难过,于是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走吧。”
        黄少天转过头,回望着这个他闭着眼睛都能走完的生活了数年的俱乐部。这一次离开,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这一次脱下那件深蓝色的校服,也就再也穿不上了。
        蓝雨,终究也是成了他回忆里的一部分。

        回家刷副本,黄少天一直心不在焉。打了没几下流木就被中草堂的一个小魔道秒掉了。看着屏幕一点点暗下去,黄少天也把手放了下来。
他感觉到,自己这颗孤独的流星,终于走到终点了。
        “没事,还有我呢。”叶修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黄少天抬头,转脸望着叶修。叶修依旧认真地盯着屏幕,腾出一只手亲昵地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这句话叶修说过很多遍,这一次在黄少天听来却格外清晰。
        他不是孤身一人。
        他把自己关于星星的比喻跟叶修说了,叶修抬手轻轻地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你一天到晚地都想些什么呢。你怎么可能是流星啊,你看,你不是还站在荣耀的战场上么?再说了,哥是恒星,怎么能让你成为流星?你可得留下来陪着我啊。”
        黄少天听着听着,笑容如一朵花,渐渐在脸上绽开。是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傻。
        流木的剑举起来了,剑锋直指向前方浩茫的星空。
        “刚刚是谁一直追着我不放的?快出来看我不灭了你!!!”
        叶修看着他也笑了。他的那颗误认为自己是流星的小恒星终于重拾信心,又重新亮了起来。
流木的视线中君莫笑出现在了身旁,双手紧握着矛形态的千机伞。
        “我记得,蓝帽子那个。”叶修提醒。
        “杀杀杀杀杀杀!!!”
        中草堂众人脊背发凉。
        “黄少不能欺负普通玩家啊!”
        “晚了!刚刚谁星星射线打的不亦乐乎?看我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
         “叶神我知道你在旁边,快管管黄少啊(#゚Д゚)”
         “好像其实是你们先动得手。”
         “嗷!!”在一声声惨叫中,中草堂团灭。
        “哈哈哈死了吧!!区区一群小魔法师就想打本剑圣的主意,当我这十几年白打了吗!”黄少天洋洋自得,转脸又冲叶修咧嘴笑了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他终于意识到,即使夜雨声烦不在了,他身边,一直都有一个他。
        夜雨声烦将留在荣耀的战场上,和索克萨尔继续并肩作战。剑与诅咒的神话不会落下。
        而流木和君莫笑,也会在属于他们的荣耀中共同走下去。就像头顶的满天星斗一般,日新月异,却永不落幕。
         昨日星光璀璨,今天也一定不会黯淡。
         他们的荣耀,是省略号。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END

【叶黄】糖葫芦

一篇对话小说,过年那几天吃糖葫芦想出来的
糖葫芦真的超好吃!写到最后没脑洞了所以戛然而止……也许以后会补上?
http://t.cn/REKZH7v

【叶黄】无题

最近写的,很无聊的一篇
他们有那么好!然而我写不出来。ooc大概

黄少天很不高兴。
野图boss又被嘉王朝抢了。或者说准确一点,是又被叶秋抢了。
过分过分太过分了。
再加上今天训练时他输了,此时此刻黄少天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只好操作着夜雨声烦砍树泄愤。
比赛打那么好为什么还要跟boss过不去啊?给别人留点活路好吗。黄少天在心里吐槽。其实他也不认识叶秋,只是一直听说他的名字,看过他的现场比赛,他是他未来的对手仅此而已。但是黄少天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一点点都没有。也许是因为他太强了?因为他打败了百花打败了蓝雨?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没有就是了。
黄少天想事情想得入迷,屏幕中一个身影顶着“一叶之秋”的昵称飞快地闪了过去。
等等,一叶之秋?
黄少天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立马操纵着夜雨声烦追了上去。
然后挥剑,银光落刃。
一叶之秋头都没回一下,微微一侧身躲开了攻击。
我靠。黄少天控制住砸键盘的心情,接着追。
“喂喂喂你别跑别跑别跑!抢了我们boss还跑这么快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哎别跑了行不行!”黄少天也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在听,自顾自地边叨叨边追。
结果对方真的停下了。屏幕上的一叶之秋绕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随后耳机中便传来了一个带着慵懒气息的声音:
“小朋友,知道我是谁吗?”
“玩荣耀的能不知道您是谁吗?”黄少天气的想摔耳机,小朋友个鬼啊。
“哦。”
“哦?就这么敷衍吗?抢了我们boss你难道不应该表示点什么?”
“没什么想说的。倒是你,全荣耀可都没几个敢追我的,敢追的也追不上。你竟然还喊着让我停下来。”
“靠。”
“叶秋你等着,我会是第一个追上你的。”
夜雨声烦甩身就走,找个地方继续默默砍树。
靠靠靠靠靠叶秋你给我等着!!!!

后来他在第四赛季出道,被赋予“黄金一代”的称号。很多人说他们这一代很幸福,可是黄少天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姓黄嘛。
偶尔他会想起自己在青训营时立下的志向,然后感叹一下自己当时的太傻太天真。追上叶秋?等对方手速残疾成了老头子再说吧……
当然,他也认识了叶秋。
搞了半天原来他叫叶修……不过叶修似乎并不记得那个蓝溪阁的小剑客了,他从没和他提起过。
忘了也好,不然以那家伙的性格估计会被嘲讽一辈子。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能和叶修关系这么好。两个人打打闹闹这么多年,接触了以后才发现这家伙除了用生命在嘲讽以外没什么不好的。虽然自己是个开朗的人,但队外关系这么好的朋友为数不多,叶修能成为其中之一连黄少天自己都有些惊讶。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我说副队啊,你到底在想什么?”郑轩一脸黑线地看着屏幕上定在原地的夜雨声烦,“boss还抢不抢了?您都思考半天了是在想着怎么干掉兴欣吗?”
黄少天回过神:“抢抢抢,我这不思考战术呢嘛。”当然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哦吼?”郑轩挑挑眉,“要说干掉兴欣,我看啊从叶修下手就不错。嘿嘿”
“郑轩你什么意思……?”
“这还用我说吗?擒贼先擒王啊亲爱的副队!为了蓝雨的未来和野图boss,上吧英雄!”
“滚……”黄少天别过脸挤出一个字。
他不想让郑轩看见自己发烫的脸。
“黄少,”在黄少天的内心正活蹦乱跳的时候,卢瀚文突然推门进来,“有人找。”
“谁?”黄少天死盯着屏幕头也不抬。
“呃……他说保密。就在楼下呢。”卢瀚文说着,冲正回过头的郑轩挤眉弄眼。
“我……我抢怪呢。”黄少天还是不肯抬头。
“哎呀副队你快去吧正好小卢来了我们抢。”
然后黄少天就被两个人一起撵出去了。
不对啊明明我才是副队你们为什么这么嚣张?黄少天愣愣地看着俱乐部关上的门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所以到底谁来了呢?黄少天一边想着一边往外走。一出门,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是叶修。
黄少天一怔。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在这一刻又开始欢快地蹦跶。
“你怎么来了?”他问。
“难得的假期来看看你啊。怎么,不乐意?”
“没……没……我就是有点惊讶。”黄少天躲开叶修的目光转过头看着路边的树。
“是感动吧。”叶修似乎轻笑了一声,“我千里迢迢跑过来,少天大大是不是应该犒劳我一下下?”
“想吃什么?”黄少天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才想起来,叶修这个人对吃的真没什么想法。
“泡面榨菜就行了。你们这附近有网吧吧?走吧。”

黄少天感觉很奇怪。明明到了自己的地盘为什么还是被旁边那个人牵着鼻子走。他说想去网吧,于是两个人现在就窝在一家网吧打荣耀。
在旁边吃面的叶修突然放下碗筷,说:“少天,我给你讲个故事。”
黄少天转头看着他。
“在我还用一叶之秋的时候曾经有个蓝溪阁的小剑客,立志要做第一个追上我的人。”
黄少天愣了一下。原来他还记得。
“现在我想告诉他,已经有人做到了。”
“他姓黄。”
黄少天好像听见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然后看着叶修脸上渐渐浮现出的坏笑,他也笑了。
汉语真是博大精深。
“叶不羞你个混蛋。”
黄少天觉得很幸福,因为他姓黄。
                                                                                END

【叶黄】新年快乐送给你

其实是除夕那天写的,因为比较短所以就当作初投啦【什么逻辑
脑洞是和某豆子聊天聊出来的,希望大家喜欢!(希望有人看

        黄少天掏出手机,微信朋友圈已经被各种新年快乐发个红包刷屏了。他漫不经心地划拉着,突然一个熟悉地昵称映入眼帘。
        无烟三步癫分享了一张文字图片:现在开始给我打电话说“新年快乐”,说完就挂,让我猜猜你是谁
        黄少天眼前一亮。不过叶修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算了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立刻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号码。
         嘟……嘟……
         “喂?”
         “新年快乐!”黄少天说完立即按下了挂断。

         叶修被这一句突如其来的新年快乐整懵了。其实那张图只是和沐橙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任务而已,他没想到竟然有人比他还无聊真的打电话来。他愣愣地听着电话那头无止境的挂断音,一抹浅浅的微笑忽然浮现脸上。他回拨了刚刚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
          “新年快乐。”叶修开口。
          “啊哈哈哈快乐……你知道我是谁吗收到祝福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黄少天话刚说完就立刻在心里谴责自己。话说这么多,不知道才怪。
         “……笨蛋”叶修说。
          完了完了果然是说太多露馅了……
        “有联系人备注啊。”